考研企业管理哪个学校好
您當前的位置:延吉新聞網 > 新聞中心 > 體育新聞 > 正文

中國足球為何只能“大投入”不能“低成本”

2020-01-16  標簽: 來源:中國新聞網
  新賽季中超球隊已各就各位 中甲、中乙球隊日子卻不好過
  中國足球為何只能“大投入”不能“低成本”

  1月15日,是中超、中甲和中乙各隊提交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截止日,中超16支球隊全部提交完畢,新賽季中超球隊已經各就各位。不過,中甲和中乙球隊的日子卻沒有那么好過了,據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目前四川FC、遼寧、廣東華南虎以及本來有資格遞補繼續參加中甲的上海申鑫都沒有按時遞交材料。這意味著,16支球隊參加的中甲聯賽已經有四分之一的俱樂部面臨絕境。

  15日傍晚,中國足協緊急發文將遞交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時間向后順延半個月:鑒于中甲、中乙、中冠聯賽的部分俱樂部在2019年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經營困難,為確保各級聯賽穩定,特延后中甲、中乙聯賽俱樂部以及申請參加2020年中乙聯賽的中冠俱樂部提交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截止時間至2020年1月31日17時整。

  川足已經主動放棄、面臨解散,遼足、廣東華南虎和中乙球隊上海申鑫等多支低級別球隊也都面臨著各自的難題,他們能否化險為夷,馬上就會有最終的答案,人們不知道中國足球的寒冬到底還能有多冷。

  川足“主動放棄”

  昔日足球重鎮遭重創

  1月15日,四川FC正式告別,這個成立了6年多的俱樂部終究還是沒能逃過現實的殘酷。在本該遞交工資確認表的這段時間,俱樂部并沒有找球員在上面簽字,也沒有向中國足協遞交參加2020賽季中甲的相關審核材料,這樣的“沉默”預示著俱樂部主動放棄了征戰新賽季,就此告別職業足壇。此前已經有多名川足球員在社交平臺上發文告別,解散的命運早已注定。

  作為2018賽季的中乙冠軍,川足在一年前就一度出現資金問題,不過最終一家四川省內企業表示愿意為球隊征戰2019賽季提供充足的資金并且以最快的時間解決教練及球員的工資獎金問題,俱樂部“壓哨”將2019賽季中甲聯賽注冊的相關材料上交至中國足協。2019賽季尾聲通過附加賽才苦苦保住的一個中甲名額,最終還是在新賽季開始之前被無奈放棄了。作為甲A年代中國職業足球的重鎮,四川足球曾給人們留下了太多深刻的回憶,也曾培養了不少足球人才,后來在那里涌現出不少職業俱樂部,他們都是滿懷壯志豪情而來,最終無奈曲終人散。這支四川FC也沒能逃脫這樣的命運。

  這讓人不由得想起另外一個曾經在中國職業足球版圖上特立獨行的地方——延邊。2019年初,當時正在韓國進行新賽季備戰的延邊富德隊將帥們等來了一個“毀滅性”的消息,他們的球隊因富德集團和延邊體育局就欠稅清償問題最終沒有達成一致而解散。

  維持生計,是很多中甲、中乙俱樂部為之奔忙的最重要的事情。這些年來,因欠薪等資金問題選擇退出、無法提交工資獎金確認表、沒有足夠的資金讓球隊正常運轉等問題,困擾著那些資金不足的職業俱樂部,中甲和中乙尤為嚴重。仍留在職業聯賽中的人們,又有多少是在苦苦支撐和堅守。

  遼足再遇十字路口

  這次能否化險為夷?

  作為中國足壇的一支老牌球隊,遼足的困境也讓人提心吊膽,這已經不是這支球隊第一次經歷這樣的“生死時刻”,而這一次情況似乎更加艱難。遼足近年來一直深陷欠薪傳聞,一年前,球隊在2019賽季前也面臨著嚴重的經營危機,外界擔憂遼足一旦不能解決欠薪的問題,將面臨被取消注冊資格的危險,不過最終俱樂部將2019賽季中甲聯賽注冊的相關材料交至中國足協,參加了2019賽季的中甲聯賽。2019賽季結束后,遼足是通過附加賽才涉險保級成功留在了中甲。保級并沒有帶給遼足太多好心情,球隊一直以來的問題依然存在,甚至到了2020賽季開始前愈演愈烈。目前,球隊正在廣州進行冬訓,俱樂部的財政狀況卻牽動著這支球隊所有人的命運。據記者了解,目前球隊的日常工作和冬訓都在正常進行中,至于工資確認表,俱樂部也一直在和足協進行溝通。

  和遼足一樣在和足協溝通有關工資確認表的俱樂部遠不止這一家,廣東華南虎也面臨同樣的處境。2019年底,廣東華南虎宣布了包括阿洛伊西奧在內的7名球員離隊的消息,并且宣布了前主帥傅博離任,這支球隊2020賽季前的備戰伴隨著各種告別。2020年伊始,廣東華南虎俱樂部掛牌轉讓股權,這充分證明俱樂部的境況或許是“致命”的,在轉讓公告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俱樂部負債累累,轉讓價格也著實不低。不過球隊目前依然在各種傳聞中在新帥謝育新的率領下按照計劃進行著冬訓,并且從梯隊上調了多名球員填補一隊的人員空缺。

  2019賽季提前降級的上海申鑫也在瀕臨解散的邊緣,據媒體報道稱,該俱樂部累計欠薪8個月,背負著7000萬元的債務。資金問題困擾了上海申鑫多時,最終這支曾經還在頂級聯賽征戰過的球隊降入中乙。可如今,申鑫可能連中乙都玩兒不起了。處境艱難的中乙俱樂部遠遠超過了人們的想象,這些低級別的小俱樂部各有各的苦,生存空間繼續被壓縮。

  中超俱樂部精打細算

  低級別聯賽舉步維艱

  16家中超俱樂部倒是都遞交了工資確認表,但也并不是所有俱樂部的日子都那么好過。此前就有傳聞稱重慶斯威拖欠球員部分薪水獎金,升班馬青島黃海也被曝拖欠球員部分薪水獎金,大連足球則是因萬達與一方之間的種種傳聞一度被傳陷入危機。不過好在這些問題都暫時得以緩解,16支中超俱樂部都不會缺席2020賽季中超聯賽。早在2019賽季前,天津天海(原天津權健)就曾遭遇過生存危機,這支球隊在2019賽季最終保級成功,但是這支球隊新賽季的生存依然不會輕松。

  如今的大環境,讓很多職業俱樂部都過得沒有那么風光,新賽季,職業聯賽將實行各項新政,各個俱樂部需要重新適應和迎合。不少中超俱樂部都要精打細算過日子了,更何況是那些低級別俱樂部,資金上的捉襟見肘、青訓培養的人才匱乏、可用球員的流失等,都讓這些中甲和中乙俱樂部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

  中甲聯賽的俱樂部貧富差距比較明顯,他們各自的志向和戰略也有所不同,這從上個賽季最終的沖超和保級的走勢就能看出一些門道。低級別聯賽關注度和影響力都不夠,但維持球隊正常運轉的費用對于那些企業卻一點都不少。先天的劣勢讓很多低級別聯賽的球隊處在惡性循環之中,最終導致生存都成了一個難題。中國足協曾不止一次提出有關職業聯賽“金字塔模式”的形成,希望各級別聯賽能夠實現穩步擴軍,并且對中甲、中乙俱樂部日后發展中組建的梯隊數量進行了規定。然而,很多俱樂部連自身的生存都難以維系,談何擴軍和發展?

  文/本報記者 王帆 統籌/杜銳


【責編 付亞男】
微信 掃一掃 關注《延吉新聞網》公眾號
延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延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視頻,版權均屬延吉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延吉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更多民聲延吉民聲熱線

  • 咨詢求助
  • 建言獻策
  • 投訴舉報
  • 贊賞表揚

公益廣告·專題推薦

考研企业管理哪个学校好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下载 56足球比分网 河北11选5 河南十一选五 贵州11选5 7m篮球比分直 2010世界杯即时比分 博发即时赔率 亿客隆彩票官网 雷速体育视频一直加载中 上海时时乐 p3试机号 p3试机号 甘肃11选5 河北20选5 足球直播信号源